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观天下亦远 知天下亦趣

 
 
 

日志

 
 
关于我

60团31连

网易考拉推荐

《征文》我和我的六十团—春天的回忆  

2014-05-14 00:4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征文》我和我的六十团—春天的回忆 - 知趣老头 - 观天下亦远 知天下亦趣
    春天是一个悸动的季节,万物复苏 、嫩芽萌动、直到百花争艳;夏天是一个万物竞争的季节,万物在自己适宜的土壤里尽情地蓬勃成长;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春华秋实、硕果累累、因而,有了中秋的团圆;冬天虽然寒冷万物凋零,这是一个修整酝酿的季节,因而,它有了春节亲人的大团圆与普天同庆的欢聚。只有经历了人生的春、夏、秋、冬的人,才深知四季的不同。对于四季,我更钟情于春,因为,我的青春从春天开始,所以春天更能泛起我对青春的回忆。今天也很特殊,1970年5月13日我到了六十团,来到了12连,开始了我人生起点。
                      一、妈妈流泪了
    上面这张照片真实地再现了天津知青当年奔赴北大荒时亲人相送的场面,在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歌声中,万头攒动。列车开动的那一刻,无数双手在挥动着,呼喊声中带着亲人的嘱托、呜咽声昭示着依依不舍的亲情。在人群中,我看到了母亲,一位年近四十却育有五男二女,经历了无数艰难生活磨难的母亲,她,流泪了!在这人海中,流泪并不稀奇,然而稀奇的是,这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母亲唯一的一次流泪!当时的我,感觉是没有这样深刻的,像只脱离了樊笼的小鸟,抱负着屯垦戍边的理想,向往自己将要到达的地方。那时,只知道去黑龙江,去北大荒,并不知道去二抚公路、去六十团。几十年后,有了人生的经历,有了家庭,有了女儿,有了孙辈,每每想起那一幕不觉流泪满面。我曾经幼稚地问过年近八十的母亲,她瞥了我一眼说:“你傻啊!”。母亲节刚过,写了,也是怀念!
                      二、十二连我来了
       经历了铁力县的短暂停车休整,(因为在前方神树站附近一辆货车出轨了,后来才知道,我们乘坐的知青专列让过了那辆车,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即使这样,还是传出了知青专列出事的传说,后来家里才知道具体情况)于五月十三日到达二抚公路110公里,六十团十二连。刚刚下过一场较大的春雨,天阴沉着,春风透着寒冷,脚下到处泥泞。出发时一丁点情况也不了解,脚下穿的是布鞋,走一步提一下鞋,在北京和其他战友的帮助下慢慢地来到宿舍。后来,慢慢地才了解到这里的情况;慢慢地熟悉这里的生活;慢慢地学会自己的工作;慢慢地学会自立,漫漫地与各地战友在生活和工作中结下一生难忘的青春友谊;慢慢地懂得了知青来到此地真正的含义。
《征文》我和我的六十团—春天的回忆 - 知趣老头 - 观天下亦远 知天下亦趣
 我是拖拉机手
                                          三、难忘师恩
       我的师傅潘邦学,一位参加过西藏解放战役的转业军人。他告诉我,他的老家贵州,没有父母,只有一位姐姐。解放后参军是志愿兵,59年西藏平叛战斗前响应党的号召集体转业,从西藏直接北上,奔赴边疆,开垦北大荒。他是一位老党员,他是真正的战士,他是我走入人生道路的第一位引路人,是我人生的第一位导师。细细地总结一生,在我的思想里弥留他执着,忠诚、坚韧、乐观的基因,使我一生受益,我感谢他,怀念他,愿他的英灵在九泉之下安息!
       在天津知青里我是到连队就上机车的几个人之一,在当时上机车当拖拉机手是光荣的,是组织领导信任的,是知青们梦寐以求的,开着拖拉机的那个神气劲,至今想起,令我自豪。
       春、夏、秋,开荒、整地、播种、收割。隆冬严寒,修车、修理农具。就连上山伐木我和师傅拉的都是一副马子锯(也叫二人夺)。工作严谨,不畏劳苦,不讲困难,从无一丝丝的懒惰与松懈,事事争第一是我们师徒的作风。开荒堵犁了,双手抠出了血;吃着馒头坐在“三”铧犁上,随着塔头敦子跳舞,渴了喝一口泡子里的水;播种时暴土扬尘,站在播种机上梦想的却是丰收的场景;收割时同步行走卸粮,黄澄澄的小麦流入车厢时的喜悦;零下四十二度伐木竟然浑身流汗,不敢休息片刻,不然会冻成冰的,这些都是我和师傅共同经历的。是他教会了我这些技能,同时也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做一个怎样的人。在他的引导下我进步了,71年入团,72年入党,75年在31连选调上大学,毕业后做了34年的教师,经历了改革开放30年教育的发展过程。
                                 四、情系北大荒,难忘战友情
       几十年来,真的不知有多少次在梦中回到六十团,回到那个青春放歌的地方。与战友朝夕相处,曾经的一幕一幕恍如昨日浮现眼前,太深刻了,共同经历的事件真的太多了,想不完,也说不完。这种情感的来源,原因只有一个,因为那是青春的经历,因为我们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北大荒,献给了黑土地,献给了六十团—我的前进团!
       在春天里我回忆青春,可人已至于秋,这些感想也算是“秋”的果实吧!
《征文》我和我的六十团—春天的回忆 - 知趣老头 - 观天下亦远 知天下亦趣
 
                                                  后记
       有一天,在我的博客信箱里看到战友张葆莲的留言,要我为征文写文章,我没敢应答。其实也总想写点什么,碍于文笔水平有限,怕写不好,毕竟是当初“小六九”,也怕有损大半生从教之誉,几经思考,今晚提笔,仓促写下几段记忆与感想,也圆葆莲之邀,不足之处战友们赐教。

知趣写于津门
2014年5月13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